琼崖海南麻将
王志綱工作室微信二維碼
王志綱工作室
微信號:wzggzswx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中文
ENGLISH
打造中國最好的戰略思想庫
演講
王志綱丨大江大海四十年之治亂循環(2019 年老板最值得一讀的長文)
admin 2019-04-02

本文根據王志綱先生在智綱智庫 2019 草根大會上的演講整理而成,演講共分為三大部分《治亂循環》、《尖峰時刻》、《草根崛起》,本文為第一部分。


   開  場


來自全國各地的智綱智庫新朋老友們,大家早上好!



我這個人一輩子可以說是睡眠極好,燈一關腦子也就隨之關閉,倒頭三分鐘睡不著,那就屬于比較嚴重的失眠了。但是每年的草根大會前,我都有兩個晚上睡不著覺,其原因就是拜在座諸位之所賜。


各位來自天南地北、五湖四海的企業家,千里迢迢的奔向這里,無非是想聽一聽未來的形勢怎么樣。關于市面上流行的幾大商機、幾大風口這些行貨,不是草根大會要解決的,最起碼不是我負責講的。大家希望在草根大會上聽規律,聽必然,聽趨勢,聽未來,但是要回答這個問題可不是那么簡單的,所以才出現了我每年草根大會之前例行的焦慮。



最后的江流



言歸正傳,我的題目叫做“大江大海四十年”。為什么叫大江大海呢?說起來歷史就相當久遠了。1994 年,我應廣東方面的邀請,拍攝一部電視專題片——《南方的河》,系統性地概覽了珠三角的變遷和發展史,總結廣東改革開放的十五年,給廣東一個說法,給中國一個未來。拍攝期間,我帶著一伙人在珠江上漂泊了兩個多月,沿著珠江從西江到北江,最后穿過了富饒繁榮的珠江三角洲。


當我有一天把船開到了伶仃洋的時候,突然眼前一下子豁然開朗了,一種蒼茫之感漠然而起。發軔于云貴高原烏蒙山系的珠江,流經六省,穿越五嶺,經過沸騰的珠江三角洲,最終匯入南海,江流消逝了,它已經融入了大海的洪波之中。中華文明正如這珠江一般,正處在由江入海的關鍵節點上,而我們的一切困惑、迷茫都來源于此。



回首整個中國幾千年的文明史,基本是一個純粹的農耕文明,只跟江河湖泊打交道,我們遠離大海,恐懼大海。在中華民族的審美觀和語言體系中,海洋從來都不是一個重要元素,古人對大海的描寫亦多依托于神話,曹操當年征服東北少數民族之際,有幸見到了秦皇島一帶的大海,并寫下了《觀滄海》這樣的名篇,在當時絕對屬于見過大海的稀少人物,這也幾乎算是大海首次出現在我國的文學意象中。


甚至在很多朝代,比如說明、清兩朝,采取禁海政策,片板不得下海,徹底放棄海洋。中國少數的一些海洋民族,比如說廣東人、福建人、溫臺人等,他們的性格比較剽悍,敢于冒險,他們的特點是亦商亦盜,和平的時候經商,禁海的時候就當“快樂的海盜”。但這樣的人畢竟還是少數,千年已降,我們基本上沒有脫離農耕文明,只和江河湖泊打交道。少數和海洋有關系的人,在朝廷眼里面都屬于剿撫對象,或剿滅,或招安,但總歸要切斷你與海洋的聯系。


經過了幾千年的漫長農業社會,終于到了近現代,中國在列強們堅船利炮的殘酷引導下,開始認識大海,融入大海。雖然日后又經過一段時間的反復,但伴隨著1978 年改革開放,市場經濟的大潮擊潰了傳統的堤壩,江河終于跟大海匯聚到一起了。一旦中華民族從江河奔向大海、擁抱大海的時候,一個偉大的時代即將開始了。


那時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未來會走向哪里。今天我們再回頭看的時候,這四十年的激情年代簡直是小說都編不出來,小說總要講究個起承轉合,發生什么故事、出現什么人物都有個鋪墊,而在這大江大海的現實中,你完全不知道下一個浪頭會把你沖向何方。但無論如何,我們終于開始接觸大海了,民營企業家們作為海的兒子,當大海汪洋恣肆之勢已成,不管今天的困難多大,比起昨天我們所經歷的事情根本算不了什么,而未來將會是海闊天空。


既然我們要討論大江大海四十年,站在今天這個節點上,就要好好地回答一個問題,明天的中國怎么看?明天的企業怎么看?明天的我們怎么走?要回答這個問題,我不是神仙,也不是皇帝,也不是算命先生,我只相信一個原則,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鑒可以明得失,所以我們從歷史去尋找未來吧。



歷史如何告訴未來?我想最起碼有三個方向可以講,改革開放四十年、中美關系四十年、草根進化四十年,首先跟大家講講改革開放四十年,找到其中治亂循環的密碼。



鄧公的遺產



去年年末,我寫了一篇文章叫《鄧公的遺產》,引起了社會各界極大的轟動。在當今這個紙媒死傷殆盡,視媒奄奄一息,自媒體狂飆突進的時代,再也沒有所謂的輿論一律和權威口徑,人們的注意力和興趣點都極度碎片化。我從遠遁江湖的老新聞工作者,成了所謂的“爆款文”作者。


這讓我始料未及的同時,也不由讓人想起了 20 年前那個倚馬可待、青春作賦的記者時代。當時的我尚不知道電腦與互聯網,只能在逼仄的陋室里慢慢爬格子。雖然客居嶺南多年,但還是難以忍受羊城的酷暑,實在熱得扛不住了,只好去水房接一桶涼水,從頭淋到腳,回來再接著奮筆疾書。但每一篇寫好的文章登報后,總會收到雪片般的讀者來信,數量以麻袋計,拆信、讀信和回信是專屬于那個年代的痛苦又快樂的體驗。


當時的云山珠水是最令人向往的熱土,遍地是改變命運、發家致富的神話。與之形成強烈對比的是,我們這批在改革開放第一線的新聞工作者依舊家徒四壁,常年衣無領、褲無襠、光著屁股走四方。不過雖然清貧,我們依舊心憂天下、滿懷壯志。因為有幸遇到了一個激情燃燒的歲月,中國在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為那個偉大的時代鼓與呼就是我們新聞人的使命。


1994 年離開新華社后,我一直從事戰略咨詢行業。走遍了中國的山山水水,從沿海、沿江、延邊到沿線,我接觸了成百上千的基層企業和區域政府,也與無數達官顯貴、豪商巨賈打過交道。因此對民間的喜怒哀樂感同身受,對改革開放給中國帶來的改變也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


如今世事倥傯,二十年過去,我也從風華正茂的“記者王”變成了年輕人口中的“老王”。在瞬息萬變的互聯網時代里,信息高度碎片化甚至粉塵化,人本身也仿佛淪為一種快速消費品。40 年前的那場變革,顯得遙遠而陌生,而我有幸躬逢這一偉大的時代,作為改革開放四十年的親歷者、收益者、觀察者甚至推動者,在這個特殊的時間節點上,于情于理,我都應該寫些東西來紀念鄧公,致敬這個偉大的時代,于是才有了《鄧公》一文的由來。本來就是個人的紀念之作,所以文中也沒什么大道理,更多是自身經歷與思考的總結,用一個俗人的視角來講一些樸素的規律。


沒想到這篇“俗人俗事”的文章發出來后,引來反響無數:有黨內的老同志托人捎來謝意,認為本文講出了他們的心里話;也有經年未見的老朋友特地打電話來說,看了這篇文章很感慨,想起了我們這代 50 后中國人波瀾起伏的一生;有正值壯年的企業家,留言感恩這個龍蛇出沒、英雄輩出的年代,成功者不必感謝誰的恩賜,失敗了也無愧平生,這一切都肇始于鄧公。


讓我意外的是,本來和我們這代人沒有任何共同話題的 80 后、90 后們,也因此文而產生了共鳴。他們從文中了解到這一切的來之不易:有人說,之前受極左思維影響甚深,對改革開放和小平常懷偏見,讀完此文后,不由幡然悔悟;更有不少讀者留言,在這個淺閱讀時代,竟然能字句不差的讀完一篇一萬兩千字的長文,甚至讀到激動處淚流滿面……


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地位不論尊卑,學問不論高低,無數人都被這篇文章打動。究其原因,并非這篇小文的價值有多高,寫的有多好,無非是大家都沐浴在鄧公的遺產中,天同此道、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罷了。


那么小平到底給我們留下什么遺產?我認為說到底就是尊重人性、尊重常識。說得再簡單一點,就是不裝逼、不拼命地強調意識形態,不講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農民種地這是天經地義,是常識,但是多少年來我們一直不相信農民會種地。從人民公社到生產隊,種什么,不種什么由組織來定;工廠里生產什么、生產多少也由組織來定,搞得全社會一潭死水。


小平上來以后,無非就是給農民一個選擇的自由,你想用什么樣的生產方式就用什么樣的生產方式,想種什么就種什么,你想白天看戲、晚上種地,這是你的自由。最后一下子解決了幾千年、幾百年、幾十年解決不了的農民吃飽飯的問題,甚至還釋放出了80%的剩余勞動力,這就是尊重常識,多簡單!


尊重人性同樣如此。極左年代釀成了無數的冤假錯案,幾百萬右派,上億受牽連的人都被所謂的階級歧視、反動血統論所籠罩、欺辱、打壓,鄧小平上來以后大刀闊斧,給這批人以回歸公民的政策,給予他們最基本的尊重。就這么一點把整個中國知識分子的積極性全部煥發出來了,使整個中華民族,不管是工人還是農民,不管是城里人還是鄉村人,不管是政治賤民還是出身優越的人,大家都在同一個起跑線上。最終像跑馬拉松一樣,能不能跑到第一、第二是你的事,但是起跑線總歸是公平的。這是鄧公給大家留下了一個最深刻的遺產。


小平的過人之處就在于此。他根本不受教條的影響,不受意識形態的捆綁,他唯一的立場就是:別給我唱什么高調,別講什么大道理。我是人民的兒子,我深深地熱愛著這個國家和人民,中國不能被開除球籍,所以發展就是硬道理。


此言此行,體現出的是偉大的政治家風范。中國并不是必然會出現鄧小平,他出現了,并且改變了中國,這是中國的幸運。也正是因為小平堅定不移的踐行“發展就是硬道理”這個原則,才有了這四十年的經濟奇跡。


但在肯定鄧小平歷史功績的同時,我們必須要清楚的認識到,一切的成就,都不是個人的力量,而是歷史的力量,時代的力量,人民的力量。只有順應這股力量的人,才能成為時代的領跑者。



我們講鄧公的遺產的時候,我就回頭想,比任何偉大領袖還要偉大的,就是人性、常識和規律。當一個人所做出的決策是尊重人性的、尊重常識的,他自然就是順應規律的。一旦順應了規律,國家、民族不強盛都是不可能的。從歷史上的經驗來看,從 1977 年復出到 1993 年正式告別歷史舞臺,鄧小平終于完成了這個偉大的使命,把災難深重、極弱極貧的中國終于推上了坦途。所以我們在座的幾乎每一個人,成為了這個偉大時代的參與者和積極的推動者、創造者,我們不僅改變了國家的命運,也改變了自己的命運。所謂的大江大海,到了鄧公手上,中國終于有海了,鐵板一塊的體制內與生機勃勃的體制外并存,從這里來講,我們要非常感激鄧公。



脆弱的繁榮



但是話又說回來,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事情既有利,也會有弊。當鄧公開創了整個中國偉大的時代,經濟繁榮,名利恢復,機會泉涌,人們得到實惠,社會豐富多彩的同時,也帶來了很多弊端,繁榮的背后潛藏著很多深層次的危機。


我當時在新華社的時候,社會上興起很多民謠,我曾經把這些民謠給記錄下來,就像今天我們說的金句和段子。到現在我還記得很清楚,有一個段子是這么說的: “十七十八披頭散發,二十七八補習文化,三十七八等著提拔,四十七八干也白搭,五十七八等著回家,六十七八種草種花,七十七八大干四化,八十七八振興中華。”這個民謠可以說幾乎是把整個中國的人文現狀做了一幅清明上河圖式的描述。


“十七十八披頭散發”不用多說,伴隨新文化思想的傳入,年輕人永遠是最興奮的。穿著喇叭褲,拎著大錄音機,錄音機里播放著港臺的勁歌金曲,頭發搞得亂七八糟,在街上晃蕩的小青年,是那個時代特有的景象;“二十七八補習文化”,因為沒有文憑無法提拔,所以很多人都要補習文化;“三十七八等著提拔”,因為干部年輕化的政策,超過三十七八就沒戲了,所以“四十七八干也白搭,五十七八等著回家”抱孫子去,“六十七八種草種花”。


到七十七八就有意思了,為什么叫大干四化呢?因為那時候有很多老人不愿意退休。我記得我當時在陜西采訪的時候,陜西基本上是一批延安時期的老紅軍。當時中央要求省委書記先退,省委書記叫馬文瑞,他已經 70 多歲了,但他不想退。很多 70 來歲的老紅軍也跟著不退。他們有一句順口溜,用陜西話說的:“文瑞不退,我不退,俺比文瑞小兩歲”。為什么叫“八十七八振興中華”呢?70 多歲了理論上已經該退休了,沒想到 80 出頭的楊尚昆,去接了時年 70 多歲的李先念的班,就任國家主席,最后“八十七八振興中華”。整個順口溜很有意思。這個社會在豐富多彩、充滿活力往前走的時候,生產力和生產關系肯定會出現超前或滯后等種種不適應,自然也會出現很多不符合邏輯、不符合常識的東西。


還有一個故事更精彩。90 年代初,廣東開始出現了妓女。我曾經在廣州的花園酒店采訪過妓女。采訪之前就犯了難,誰臉上也沒寫妓女兩個字,那怎么知道采訪誰呢?后來花園酒店的總經理親自陪著我去“采風”,說那幾個街頭穿得比較入時的小姐可能就是。我問該怎么采訪呢?他說:“這個地方是要給小費的,我跟著你去吧。”就過去說,“小姐,咱們一起喝杯咖啡怎么樣?”那幾個小姐坐下來,“啥事?你們是不是干那個的?”我忙說不是,但還是給了人家 100 塊的小費,才開始聊天。后來這姑娘一句話把我震驚了,“一人脫褲,全家致富”,還有第二句話更絕:“褲帶松一松,勝過一月工。你們嘲笑我,說我當妓女,但這同樣是勞動,而且我們背負著很沉重的壓力,全家人在北方啼饑號寒,我打工一個月能掙多少錢?我脫一次褲子就是一個月的工資,這有什么說不過去的?不止我們來,家鄉還有不少姑娘躍躍欲試哩!”這個采訪是我進行過比較困難的采訪之一,采訪省委書記都沒這么難,很多話只能憑感覺訴諸筆端,根本不敢往深處想。


后來我把這個東西寫出來以后,叫《開放門戶的潰瘍》,交給總社,總社不敢發,說這個發出去要引起人心浮動,如果姑娘們都這么干那怎么行?但這就是社會現實,最后好說歹說,把很多情節都砍掉,最后發了出來,而且是用內參來發。發出來后,全國各分社的記者朋友們都相當感興趣,一個個和吃了藥的西班牙公牛一樣圍著我,要我講背后沒有講出來的故事,還給我送了一個偉大的綽號——紅學家。沒想到我下海以后,很多海里的人看了這篇文章后,都哈哈大笑,說“這王大記者完全就是門外漢啊”!這就是屬于當時一個非常典型的故事。


不僅是廣東,全中國特別是小平走了以后,到日后的近20年間,整個中國的經濟可以說繼續繁榮昌盛,但也出現了很多荒誕不經、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我把它總結為三個現象。


第一就是野心時代那時的中國步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野心時代,無數人在這場財富狂歡的盛宴中分得一杯羹飯。通過獲得治外法權,或尋租設租,或壟斷資源,或官商勾結,都找到了通往財富大門的密匙。 2007 年我和王健林在一起合作的時候,他才三百億左右的身家,他就跟我說了一句話,“志綱,用不了幾年,我肯定會超過香港的李先生(李嘉誠)”這種勃勃的野心顯露無疑,他也確實在 2016 年的時候得償所愿。


還有宇宙第一房企碧桂園的楊國強老兄更不用說了,18 歲以前連鞋都沒得穿,踩一腳牛糞、滾一身泥巴的赤腳農民,誰能想到他不僅成了地產界翻江倒海的大佬,甚至成了整個宇宙最大的房地產企業。我估計以后人類社會再不可能有超過碧桂園體量的房地產了,可謂是空前絕后。他們的成功除了個人的努力與天資之外,有一大部分要歸咎于這個野心時代,一個美國的紐約客專欄作家在中國潛伏了十年以后,寫了一本書——《野心時代》,他發現所有的中國人都是沒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與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相比,這里每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演著更多人間戲劇。但可辨認的事實真相卻不多,很多故事隱藏在重重帷幕之后,唯一的規矩就是沒有規矩,“升起來的就是太陽”。這也是伴隨經濟狂飆突進必然會出現的社會現象。



另外還有一個很真實的故事,說出來仿佛眼前。十多年前的一天,一個大佬說要帶我去見一個非常神秘的人物,問我愿不愿意去,他隨身還有兩個正部級干部,我當天正好沒事,就開著三臺車一起去了,走過了北京最繁華的王府井,鉆到巷子里,迎面看到一個非常巍峨的大院。我曾經去過很多中央相當高的領導的家,沒見過比這個大院還氣派的。最后一按門鈴,大門打開了,一個滿頭銀發,風度翩翩的人把門打開了,這副扮相放在電影里面至少是省委書記的角色。我還以為他是主人,正想搭話的時候,“省委書記”說:“對不起,我是管家”。


一個管家都像省委書記,主人就更不是一般人了。這三臺車魚貫而入,進到院子以后,把車停下來,走向第一個廂房,后來發現進去以后這才是前院,還有后院,就往后院走,沒想到還有第二進院子,真是侯門深似海啊,兜兜轉轉最后轉到了一間房子里。我突然發現躺椅上有個青年人在一晃一晃,優哉游哉,看樣子最多不過三十余歲,我差點沒問他,你爹在哪里?沒想到站起來,他就是這里的主人。


大家坐定之后,就開始談生意。說起來和我算是同行,也是策劃中人,所謂盛世修典嘛,他策劃了一套《傳世藏書》,就和朱棣修《永樂大典》一樣,他打算把中國整個歷史上的四書五經,經史子集、全部打包成一部國學著作,叫《傳世藏書》。為了這個他專門去找地位尊崇的國學大師,讀了個博士。這樣的文化盛事,大師自然也全力支持,最后他甚至拉大師來當總編。就憑這么一個故事抵押,居然在銀行貸到了上億元。那天他找我們來就是談這個生意的。最后談得七七八八準備吃飯了。主人翁帶我們到外面的房間,各分賓主坐下后,只看他巴掌啪啪拍了兩下,音樂聲起,一幫宮娥彩女端著盤子,就像演出一樣魚貫而入,真的是環佩叮當,綾羅綢緞,讓人開眼界了。畢竟是搞文化產業的,排場絕對沒得挑。


上桌以后,我坐中間,他在左邊,右邊空了一個位置。正要開席的時候,突然一個仙女飄然而至,一下坐到我邊上。這位姑娘的確氣度不凡,長相恍若天人。但是我是真不認識她,我就問旁人說這個女孩是誰,他說是某某某,我說某某某是誰?哎呦這個問題就惹禍了,所有的人都睜大眼睛瞪我,說某某某這么大的明星你都不知道,簡直就是土鱉啊!搞得這位女士從頭到尾再也不理我,嘴巴噘上天了。但是我沒想到佳人一來以后,飯桌上就相當于有了超級下酒菜一樣,氣氛就完全不一樣了。其中有兩個正部級干部,一甩矜持的外殼,跟佳人打情罵俏,簡直是融洽得不得了。


我才發現這個老板真是厲害,像我這種榆木腦袋沒什么感覺,其他的男人簡直不得了。我想到中國有一句古話叫秀色可餐,再好的美食都沒有美女的秀色可以當成下酒菜,他真是深諳人性。后來那頓飯吃的賓主盡歡,走的時候很多話就好說了,《傳世藏書》一套給了其中一個省部級干部,請你把他轉給某某委員長,另外一套請你把它轉給某某主任,這兩位高官拍著胸膛說一定轉到。這就是當時北京真實的故事。就這個老兄,后來結局非常遺憾,就不多說了,但也算是一個野心時代的經典故事吧。


在野心時代里面又出現第二個問題,叫做沉船心態。幾乎每個人的發財都有說不清楚的地方,越有錢越缺乏安全感,總覺得這艘船遲早會沉,所以很多人都在想有辦法逃離沉船,而且很多人在逃離之前還忘不了揣一塊船板跑,最后的結果只會加速船的沉沒。從 90 年代到 2012 年前后,整個中國基本上是處于這種心理狀態(世紀末心態)。那時候的美國根本不把中國放在眼里。我當時見過很多美國高層人士,他們說中國看著像一個龐然大物,其實弱不經風,一推就垮,所以根本沒把中國當真正的競爭對手。我曾經去中國移民最多的地方,如溫哥華、洛杉磯、澳洲等等,發現數以十萬計的中國人待在那里,而這些人最起碼有一半是說不清楚的。


在世紀末心理的控制下,整個社會的腐敗無以復加,基本上是把仕途當成發財的一種不二法門。我印象特別深是有個被雙規的官員,人們問他為什么要貪污,他拋出一句震驚世界的名言:“當官不發財,請我也不來”。他把窗戶紙給捅破了,升官就等于發財,這種現象在南方尤其普遍。有一個官員下海前和我聊天,我就問他為什么要下海?他就說:“我這個書記一年應該掙 5 千萬,最后我發現沒掙到這么多,旁邊很多人都發財了,所以我要下海。”


還有一個更絕的故事,有一個鎮委書記計劃今年要掙 5 千萬,最后到年底的時候還有 2 千萬的缺口,他就著急了,馬仔們就給他出主意說:“令公子不是要結婚嗎?本來定的明年娶,今年娶了不就把這虧空補齊了?”書記說這個好。最后就在一個足球場上舉辦盛大的結婚儀式,財政局長當司庫,公安局長當保安,最后把英雄帖發給了鎮上兩三千家企業。每家企業拿到了請帖后都心知肚明,拿著紅包過去了,小則一兩萬,多則五六萬,全部把錢一繳,扭頭就走,最后一統計下來收到三千來萬。沒想到有好事者把全程錄下來了,寄給了當時的省委書記,書記看了以后嚇了一跳,都說把官當成生意來做,沒想到還能這么做。


還有一個更典型的例子,叫做投奔腐敗一邊我們很憤怒,說社會爛掉了,痛斥腐敗橫行、道德淪喪,一邊幾乎所有的博士生、研究生都向往腐敗,投奔腐敗。當時我看到一張照片很震撼,一個部門招公務員,只招三個名額,那天那個攝影者拍了一張照片,上萬人排隊,都是年輕俊杰、高知識分子。我后來問過一些排隊的人,為什么你們僧多粥少去趕這碗湯,明知不可能。他們垂涎三尺地說:“太肥了,實在是太肥了!一年光是自己能簽單的費用就有一兩百萬”。當時大家見怪不怪,就把它當成一種真實的事實。


這都是當時真實的故事,腐敗和官商勾結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古玩字畫生意好做的很,很多人都是背著采購指標來買的,1000 萬買三幅字畫,分別送給三個領導,畫的是什么不重要,只要心意到位了就行。在這種背景下面,大家都心知肚明,船要沉了,有的人撈一把算一把,有的人能逃就趕快逃,有的人當官不發財,請我也不來,有的人一邊痛斥腐敗,一邊投奔腐敗。


這些種種現象就說明了整個過去的 20 年,繁榮的背后出現了很嚴重的問題。所有的得意者都懷揣著世紀末心理,對未來持懷疑態度;所有的失意者都感到極度的失望,認為這個國家已經爛到根子里去了。中國能不能走向繁榮富強,中國的未來在哪里,誰也不知道。這一系列嚴重的問題終于在當今得到了基本解決,就是我說的第三個階段——三個重建。



三個重建



從《鄧公的遺產》、《脆弱的繁榮》、到《三個重建》,這三個小標題也是我本人的三篇文章,描述和揭示的都是整個中國這40年所走過的路和其內在的邏輯。本屆領導層履新不到一年,還沒有完全展現出霹靂手段的時候,我就寫了這篇文章——《三個重建即將改變中國》


我當時在文中說到,中國要想繼續走下去,要想長治久安,要想和平崛起,在這屆領導人手中必須完成三個重建,不完成中國就沒有未來,那就是制度重建、文化(道德)重建、生態重建。后來的事實已經表現出來了,新一屆領導人上臺以后,用了七年的時間基本上完成了這么一個過程。首先第一個制度重建,反腐倡廉,很多人都認為不可能,現在基本上達到了目的。


這里面有個小插曲,五年前反腐倡廉進入白熱化的時候,美國的一個大學者福山訪問中國,蘇聯崩潰后他寫過一篇文章叫《文明的終結》。他說伴隨蘇聯的解體,下一步的整個世界將會重新歸于一體,美國將從此高枕無憂,再也沒有競爭對手,不向美國看齊,就難以存在。


福山受邀到中國訪問時,突然接到邀請,王岐山書記想見見他們幾個學者。福山出來后有很多人拼命地打聽,到底王書記跟你們談了什么,他說王書記反復問他們一個問題:“你們是社會學家,我想問一下在人類歷史上有沒有哪一個醫生自己患了闌尾炎,最后成功地給自己完成了手術?”這幫學者你看我,我看你,說醫生給別人治病是可以的,醫生給自己動手術,據說世界上還沒有。最后王書記笑了,又說到“你講國家、法治、問責三要素在中國的歷史里都有DNA,說明中國文化里有這個DNA”。其實王書記這幾句話背后真是意味深長,自己給自己動外科手術,在人類歷史上真是前所未有,但我們又不得不做,任務之重、挑戰之艱巨,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這些年以來,制度重建應該說初步達到了結果,國家的四梁八柱算是穩固住了,最起碼讓人們相信,中國是有自我凈化、自我更新能力的。在此之外,文化重建、道德重建現在也開始了。剛才我講的那些故事,我想在現實生活里面已經越來越難有天地了。


中國過去三十年,很多優秀的東西都丟掉了,道德、操守、文化、誠信,它使所有的人都變成了經濟動物,一切都是錢為大。從現在開始五到十年,最重要的肯定是“信用”。沒有信用,在江湖上將寸步難行。文化重建的關鍵,就是要讓全社會建立起明確的是非觀。這不是空喊口號就能做到的,必須是亂世重典,甚至是矯枉不惜過正,要不然中國真的會出大問題。


還有一個生態重建。原來很多地方為了政績殺雞取卵,根本不把生態環境當一回事,經濟發達的地方狂飆突進,經濟落后的地方奮起直追,村村點火,戶戶冒煙。而且是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只要業績能上去,不管代價多大,再加上新官不理后事,各種重污染企業粉墨登場。這樣肯定會出大問題,后來果然出現了一系列生態事件,這些年來,國家在治理環保問題上也下了大功夫,到去年下來,這個問題也基本上有個眉目了,如果再有三年下來,我相信這三個重建會基本完成,這對整個中國的意義堪稱非同一般。



治亂循環



講到此處,我不由想起一個非常有趣的說法,五千年中國文明,有文字記載的可達三千年,就像《三國演義》所云: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三千年來任何朝代都逃不開一個治亂循環的過程,首先是大治,然后一治就收,一收就死,一死就叫,一叫就放,一放就活,一活就亂,一亂又收……一代代的中國人就在治亂中往復循環。穿越這四十年的驚濤駭浪,我不由想起一個偉大的時代,這個時代奠定了中華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基礎,就是秦漢時代


大家知道毛主席一直很推崇秦始皇,他曾經寫過一首詩:


勸君莫罵秦始皇,焚書之事待商量。

祖龍雖死魂猶在,孔丘名高實紕糠。

百代多行秦政治,十批不是好文章。

熟讀唐人封建論,莫從子厚返文王。


在這個問題上,毛公看得極準。奠定了今天中華民族、中央集權和超穩定結構的基礎其實就是秦漢帝國。秦始皇設立了中央集權、郡縣制、統一了文字、統一了度量衡、統一了道路,這是他最大的功勞。但是由于他太倉促,也太冷峻,實行了非常殘酷的統治手段,最后“戍卒叫,函谷舉,楚人一炬,可憐焦土”。


秦亡之后,六國貴族趁機起來,要退回分封制。劉邦得天下以后也不得不妥協,除了同姓王(子孫當王),還封了很多異姓王,但分封制下,諸侯造反是躲不掉的。漢高祖和呂后算是攜手把異姓王干掉了,但同姓王還在。最后到他的子孫文景時代開始,輕徭薄賦、休養生息。50 年下來,整個漢朝經濟繁榮、人民安康,在繁榮富強的時候,社會的腐敗也出現了,這就是人性的特點,飽暖思淫欲、家貧起盜心。社會已經到了腐敗糜爛的邊緣,內有同姓王作亂,史稱七王之亂;外有匈奴鐵騎一次次地踐踏中原,真是民不聊生。到了漢武帝這個少年天子手里,終于放棄了所謂的黃老之道,內樹權威,強化中央集權,外治邊患,退匈奴于千里之外,勒石燕然,保證了邊境的安全,使中華民族終于得以確立,最后延續了將近三千年。這就是一個歷史的回照。


一切歷史都是近代史,從休養生息、尊重人性,到后來經濟蓬勃發展的同時,也積累了很多矛盾,最后到了后來鐵腕治國,最終完成大國崛起的使命。


在這個過程當中,很多人會感到不適應,尤其是知識分子會感受到強烈的鉗制,但是小道理要服從大道理。從更大的層面上來講,我覺得大歷史階段的治亂循環、治亂平衡,在當下基本上是成功的,這里面應該給予很大的肯定。我們真正要做的,就是在這種治亂平衡中找到自己的舞臺。如果說真的有什么周期的話,這恐怕就是中國最大的周期罷!


回到眼下的中國,無論是過去的 2018 年,還是當下的 2019 年,日子都不會太好過。經濟長期結構性的失衡、改革紅利的減退與國家崛起過程中必然面臨的打壓,共同導致了這一場漫長的寒冬,但就像鄧公說的那樣:“這場風波早晚要來,晚來不如早來。”我還是《鄧公的遺產》一文中的觀點,困難只是暫時的,我依舊堅定地看好中國。而這篇文章的反饋給了我更多信心,一篇普普通通懷念鄧公的文章能打動這么多人,說明鄧公的遺產已經深入我們的骨髓,指引著我們的前進。只要我們尊重人性、尊重常識、順應規律、實事求是,不犯顛覆式的錯誤,中國的崛起是擋都擋不住的。


對遭遇苦難、不公和不堪,感到無望而抱怨生活的朋友們,我也想送給你一句話:世界上永遠不可能有“終點”的公平,但是鄧公給了我們以“起點”上的公平,讓我們去闖蕩大江大海,帝王將相寧有種乎?治亂循環、周而復始,只要你不放棄,不埋怨、不頹喪,無論將來成敗幾何,老去的時候,你總歸可以對自己說一句無愧平生,無愧時代了。


   尾  聲


改革開放 40 年,基本上在這治亂循環的三段論中也就講清楚了。但是今日之中國跟傳統中國有一個最大的不同,幾千年來中國只有一個縱向坐標,而今日之中國除了縱坐標外,還有一個橫向坐標,就是國際關系,21世紀最重要的國際關系,就是中美關系。四十年來,對內改革和對外開放是中國崛起路上兩條并行不輟并且相互影響的主線,關于中美交鋒四十年以及未來中美關系的走勢,我們下一部分再談。



主辦單位:智綱智庫

承辦單位:智綱會

協辦單位:廣東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

戰略合作單位:正和島、全經聯

支持單位:

廣東省南雄市人民政府;

河南省漯河市召陵區人民政府;

廣州建通測繪地理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單位:新浪新聞、蜂巢公社、譜時攝影




2020草根大會同行票,限時搶購!

琼崖海南麻将 竞彩篮球让分胜负推荐 免费时时软件哪个好 体彩31选7 一分赛记录 949494曾道救世开奖记录网 老时时彩走势图热冷号 捷报比分 澳门第一娱乐娱城官网 河北快三走势图表 网址分析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