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崖海南麻将
王志綱工作室微信二維碼
王志綱工作室
微信號:wzggzswx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中文
ENGLISH
打造中國最好的戰略思想庫
企業戰略
王志綱 | 中國的邏輯(2018年老板最值得用心一讀的長文)
admin 2018-03-30

編者按:本文由3月17日智綱智庫主辦的2018(春季)草根大會上王志綱先生的演講整理而成,當時特朗普的貿易戰大棒尚未落下,如今再讀本文,更顯韻味深長。


大家好!來自天南海北、五洲四海的朋友們,我代表智綱智庫歡迎大家!


站在這里,我想先送大家一首詩:“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這就是“草根精神”,堅韌不拔,生生不息。每年的草根大會,我都有一個主題演講,去年講的主題是“亂世生機”,在網上突破了幾百萬的點擊量。很多政府領導、企業家都拿去學習,甚至有朋友告訴我黨校也把它當成了培訓的教材。我感到欣慰的同時,也總結出了一個很樸素的真理,只要我們“敬畏規律、尊重常識、把握本質”,不管是廟堂之高,還是江湖之遠,都會有你的容身之地。

過去的一年國內國際形勢可謂天翻地覆,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我們如何慶祝?怎么慶祝?其實歸結到就是要回答好這三句話:“我是誰,我從哪里來?我向哪里去?”這是一個終極問題,如果不知道“我是誰”,不知道“我從哪里來”,就一定看不明白“我要向哪里去”。站在歷史發展的節點上,我們必須要回答這些問題。


讓歷史告訴未來,讓未來升華歷史!


所以反思、總結這40年非常重要!現在正值兩會期間,未來帶領我們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新一批領導人即將登場。自上而下的制度改革正在進行,力度之大,變革之深,超乎想象。在歷史的節骨眼上,怎么看待中國的昨天、今天、明天,梳理其中內在的邏輯關系,這是一個大學問。我不是算命先生,我只能結合自己的經驗和學識與大家探討。當然一定要注意貼近本質,因此我起了這個主講的題目叫“中國的邏輯”。


中國版的達芬奇密碼


“中國的邏輯”,聚焦著全世界的目光,很多官員、企業家,甚至我在美國遇到的朋友,都關注著中國下一步將何去何從。這促使我進行了很深的思考,我認為要想看清當今中國的所有問題與答案、矛盾與機遇、共識與分歧,都必須要回到一個焦點上,就是習習近平的邏輯。故作聰明的避而不談,只會流于淺薄和平常。其實中國版的達芬奇密碼,都在習近平這看似輕描淡寫,實則雷霆萬鈞的三句話里,今天把它拿出來跟大家共享。


第一句話是2012年12月份習近平主席剛剛上任初期,參觀“復興之路”展覽時候說的,很多人當時可能懵懵懂懂,我作為一個曾經的新華社記者,跟各級政府官員曾打過很深入的交道,所以對這句話其中蘊含的力量,一聽便知。


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有信心、更有能力實現這個目標。


聽完這句話后,我的判斷是,中國將會掀開一個全新的時代。


1840年以來,中華民族被稱為東亞病夫,多災多難、積貧積弱,在國際上也飽受歧視。無數仁人志士前赴后繼的不斷探索,其實都是為了重現中華民族歷史上的復興偉業,為中華民族再回世界之巔而不懈努力。如今,我們終于接近了這個目標。


支撐這個判斷的依據在哪里呢?是中國近四十年來快速、奇跡般的經濟發展。這就是習近平的第一個判斷,潛臺詞就是在我這個階段,如果不能實現這最后驚險的一跳,不能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那么我將愧對天下,愧對人民,愧對歷史,也對不起我這個身份,這是他的一切的出發點。這是他作為一個有抱負、有擔當的政治人物,跟原來的很多政治人物最大的不同之處。


第二句話更精彩,這是2014年2月份習近平主席受邀出席俄羅斯索契冬奧會時答記者問時說的話。他以他常有的輕描淡寫的語調說了這么一句話:


中國改革經過30多年,已進入深水區,可以說容易的、皆大歡喜的改革已經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


這句話說明了他的高度清醒,背后的潛臺詞是什么呢?如果說在此之前整個中國是摸著石頭過河,得過且過,如果說當時我們考慮就是把這個房子能夠繼續往上蓋,不倒就行,而如今他要接手的可是萬丈高樓、摩天大樓,不僅要蓋好,而且要風雨巋然不動、屹立世界,這就是他當時這句話的潛臺詞。所以后面的一系列雷霆之舉,證明了當時他對中國形勢的判斷。


第三句話,在2017年10月份舉行的十九大時,在長達三個小時的講演里漫不經心地這么幾句話,可以說是對過去五年的一個交代和總結:


十八大以來的五年是不平凡的五年,過去五年我們解決了許多長期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難題,辦成了許多過去想辦而沒有辦成的大事。


歷史已經見證,這五年來整個中國的變化可以說是石破天驚、脫胎換骨,改革的力度、強度、深刻度都是歷史上前所未有的。


記得八九十年代,我當記者的時候,小平同志經常會講一句話:“面對復雜的問題,可以放一放交給后人去處理,因為后人比我們更聰明。”小平同志說這個話是有道理的,因為他年事已高,而且在當時的國情下,很多問題是難以解決的,所以他只能摸著石頭過河,解決最急迫的、能夠解決的問題,往后的幾任領導人也基本上都在沿襲這條道路。


但是到了當代領導人手里,問題已經繞不開了,只能“雖千萬人吾往矣”,他用五年時間初步完成了對整個社會生態的重建和重塑,讓我們看到了這個國家自我更新的決心和能力。因此這三句話看起來輕描淡寫,其實是石破天驚。


我把這三句話送給在座的企業家、官員朋友們。為什么把它叫做“中國版的達芬奇密碼”呢?因為通過對這三句話動態、辯證和發散的探討,我們對中國的邏輯就能形成一個大的框架,但是當下中國是個什么狀態?未來中國將會向何處去?如何保證中國真正能夠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在這個大邏輯之下,我們個體如何生存和發展?面對這么多問題,所以我們要好好地探討下“中國的邏輯”。


回首四十年


要講清楚中國的邏輯,必須回首過往的40年。我正在寫一本總結過往四十年的書,因為我們50后這代中國人真正有幸參與、經歷和深度體驗了這40年的天地之變。走到今天回頭來看,如今的我們西裝革履、衣食無憂,特別是我們的后代80后、90后,他們會覺得生活就應該這么美好。當我們回溯歷史的時候,我們會發現天上從來不會掉餡餅,偉大奇跡的背后往往都是卓絕的努力。


公平與效率


關于“中國奇跡”有很多解釋,論文、著作更是車載斗量,每一個人也都有自身的故事。如果讓我概括,其實就是兩個詞:“公平和效率”,這是哲學領域里的最高命題。從文藝復興到思想啟蒙運動,民主、自由、人性解放,一直是西方文明的主旋律,也是人類文明的一束曙光。從孟德斯鳩到歐文,從太陽城到烏托邦,西方的思想家們做了很多探索,一直到馬克思,才建立起科學的社會主義理論,為人類的發展指出了一條路,但是這條路的探索遠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


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區別,可以從意識形態進行很多解釋,從經濟學的角度來講,核心就是“公平還是效率”的問題。


資本主義講究“效率優先”,把蛋糕做大,然后再考慮分配;社會主義追求的是“公平優先”,認為通過人類覺悟的提高自然會有效率,很容易走向了平均主義,從而扼殺了效率。從1917年俄國革命成功,到蘇聯解體,接近七八十年的時間,整個世界分裂成了兩個陣營,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蘇聯解體后,西方主流社會彈冠相慶,日裔美籍學者福山還出了本著作,叫做《歷史的終結》,宣告資本主義一統天下。殊不知二十年后,中國又一次走出了獨特的道路,與美國分庭抗禮。


十月革命的一聲炮響把馬克思主義送到中國,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毛澤東是一位非常浪漫的社會主義者,他一生致力于對公平的追求,結果事與愿違。時間有限,我只講一個親身經歷的故事。


1966年我11歲,平均主義走到了極致。那個時候我的父親進了牛棚,我的母親被編入工作隊,變相流放到農村去征收糧食,要一兩個月才能回來。我們家兄弟姐妹六個,當時老五5歲,老六才2歲,只好送到省城我的外公家寄養。家里面剩下三個孩子,我哥13歲,我11歲,我妹妹9歲,我媽去工作隊的時候留下了十塊錢,說這十塊錢你們好好維持一個月,千萬別餓死,如果實在沒有錢可以到單位去借,然后就下鄉去了。


那年冬天非常寒冷,真的是凄風苦雨,地上都結了冰,我們叫桐油冰,像凝結的油一樣,又滑又硬,走在上面根本站不住,一不小心就摔一跤。當時我的二哥管家,他是初一的學生,按定量他每個月是25斤口糧,我還是小學生,只有17斤。我記得每次吃飯的時候,他把家里面所有的灶全關了,只放一個小火爐,把三兩米煮成一鍋。吃的時候,他吃三勺,我是小學生才兩勺,吃了十天不到。


有天早上我起床時感覺天旋地轉,昏倒在床上。我們街道上有個老大娘看了以后,把他臭罵一頓,說你這個混蛋小子,把王大胖簡直餓成了一個瘦干巴了。他辯解說:“罵我也沒用,這就是計劃經濟,國家定的,我是中學生,我當然得吃三口,他是小學生,只能吃兩口。”其實我的個子比我哥高大得多,吃飯也比他大得多。


后來第15天的時候,突然接到一封信,是我的外公寄來的,到現在我還記得很清楚,用文言文寫的“淑潔小女,見字如面:兩子已一月未見糧票和補貼金,若三天之內不送到,恕還,父字”。當時我還是小學二年級的學生,第一堂文言文課就是這封家書。


我們三個孩子面面相覷,本來就啼饑號寒,馬上都過不下去了,突然說還要把這兩個小子送回來,我們怎么過?這時,當家的王二哥突發奇想,出了一個主意,對我說:“王大胖,給你一個政策。”我說什么政策?他說:“把這封信轉到鄉下媽媽那里去要8分錢,我把這錢預支給你,你飽餐一頓,但是這雞毛信你必須親自送下去。”我當時餓得已經前胸貼后背,只要能吃飯,什么都好說,便滿口答應。


這種帶淚的回憶,只有我這個年齡的人經歷過。拿著這8分錢,我認真地買了三兩大米、兩斤紅薯,好好地熬了一大鍋紅薯稀飯,飽餐一頓,簡直從來沒有吃的這么飽過。第二天一早,就琢磨著怎么去30華里以外的鄉下送雞毛信。當我向周邊人打聽這個地方的時候,所有的人都說你瘋了,30華里啊,翻山越嶺,風雪交加,一個11歲的孩子簡直是不可能完成的。我就打了退堂鼓,但我二哥說:“三天的伙食你已經吃完了,你如果不去,三天沒飯吃。”所以“饑餓”對人來說,真的是最好的鞭子,最好的鼓勵。


在饑餓的推動下,我只好低下高貴的頭,答應去了。第二天一早,一個11歲的孩子冒著滿天風雪就往遙遠的鄉下走去,走了很多彎路,我后來靈機一動,想到從縣到鎮里肯定通電話,跟著電話線走不就行了嗎?由此少走了很多彎路。這種智慧直到今天還在幫助我,我在幫客戶搞策劃的時候,經常會說一句話:“一個人、一個企業只要找準了方向,找準了魂,不在斷頭公路上跑,那就是最大的效率。”從11歲肚子餓那一天起,我就明白了這個道理。


走了將近10個小時終于找到了鎮政府,但是不敢進去,后來我媽才發現我在那等著她,看見我瘦得皮包骨,那個心疼啊。在食堂里打了很多飯菜讓我敞開肚子吃,這時我媽問了我一句話“小胖吃飽沒有?”我一個11歲的孩子竟迸出了一句充滿哲理的語言,我摸著圓圓的肚子說“肚子是飽了,嘴巴還餓”(全場大笑)。今天的人們肯定很難有這種饑餓的記憶,但是那個特殊的年代,一個11歲的少年就是這么生存的,深刻地感受到了什么是饑餓,饑餓與高壓正是那個時代的常態。

正是在這種背景下面,以鄧小平為代表的一批優秀政治家,覺得再不能這樣下去了,所以才有了我們說的改革開放。


于是,一個偉大的時代就此拉開了序幕。這個時代的號角從何處吹響呢?我給大家重溫一段歷史軼事,這個新聞可能鮮為人知,但它直接推動歷史掀開了嶄新的一頁。


1978年,習仲勛同志在被審查、關押和監護了將近20年以后,終于重新回到政治舞臺,第一站來到了廣東。在他任上,廣東出現了規模最龐大的一次逃港潮。這對于剛從幽閉中出來的他來說,是不曾經歷過的事情。


大家都知道,廣東這個地方有近香港之利,卻也帶來了在管束上最大的難題,這么多年,我見到過很多香港的老板,堪稱梟雄。這些人一講到當年他們是怎么冒著生命危險逃港的時候,一個個不善言辭的人就都變得口若懸河,一個個毫無感情的人都會淚流滿面,一個個性情木訥的人臉上都神采飛揚,為什么?因為這段經歷是他們人生中最驚險、最刺激、也最難忘的,它會永遠刻在每個逃港人的心里。


習仲勛同志來到廣東以后有一次到基層視察,他發現公安、武警、民兵漫山遍野地追捕這些想要逃港的人,但是再多的公安武警根本擋不住成千上萬的逃港人群,他非常感慨地說了一句話:天啊,作孽啊,我們共產黨干了幾十年,竟然是這個樣子,這叫什么社會主義?


我相信,這是一個有良心的領導人發自內心的一句話。這條老路不能再這樣走下去了。習仲勛同志是一個經受過苦難的人,他知道必須貼近土地,必須一切為人民著想,必須找到一條實實在在的發展之路。正如他在新中國成立50周年大典時說的: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江山。因為有這么一種接地氣的愿望,因為經歷過將近20年的苦難生活,所以才會磨礪出這么一批改革開放的脊梁和先驅。


1978年,廣東省委向最高層提交改革方案,擬把深圳蛇口地區作為改革開放試點。方案上報后,朝野上下一片爭議之聲,沒想到鄧公看了這個方案以后,不僅全盤接受,而且給了一個最好的IP。說拿出一塊地方來,去闖一闖,中央沒有錢,但是可以給政策,至于叫什么名字,小平同志說就叫“特區”吧,當年陜甘寧邊區沒飯吃的時候也搞過特區。


1981年底,一塊寫著“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巨型標語牌矗立在了蛇口工業區最顯眼的地方。蛇口工業區負責人袁庚打出的這句標語,旗幟鮮明的提出效率優先,它從誕生之日就引發了各種爭議。這塊標語牌也多次豎起后又被拆下,但在小平的堅決表態下,春天的故事就這么開始了。


1991年,蘇聯解體,東歐劇變,社會主義一片風雨飄搖,有很多人惶惶不可終日,要開歷史的倒車。在這個重大歷史關頭下,鄧公再次站了出來,這就是偉大的政治家的氣魄,以近九旬的高齡南巡,挽狂瀾于既倒,毫不猶豫的帶領中國走向了市場經濟,同全世界接軌,再次開啟了中國改革開放的輝煌篇章。


伴隨著深圳的崛起,沿海、沿邊到內陸,整個中國終于掀起了驚濤駭浪。現在40年走下來,證明這條路走通了。這條路走通的標志是什么呢?就是中國用自己獨特的方式實現了“工業化、城市化和初步現代化” 。


工業化、城市化和初步現代化


談到工業化,在這里跟大家多嘮叨幾句。改革開放之初,當時的中國根本談不上工業化,只有蘇聯援建中國的殘存的少數項目,后來中國用一種獨特的方式,從珠三角的三來一補、代工延伸到長三角的獨立制造,到現在已經形成了全球最完備、規模最大、門類最齊全的產業鏈條。


我經常去美國,美國近20年去產業化、搞金融化以后,制造業整體有所衰退,新興的產品要想落地,要想市場化只能到中國來,這就是我們的工業化成果。

講到城市化,大家看著如今的中國,城市林立。一千萬人口的廣州,還有一千二百萬人口的深圳,兩千五百萬的上海,接近三千萬的北京,你就能感受到城市化有多么偉大。


今天來到現場的貴州省錦屏縣的這些苗家、侗家的孩子們,坐著高鐵四個小時從閉塞的貴州直接到了廣東的時候,他們以為天生就應該這樣。當年我們要從貴州到這邊來,沒有三天三夜是不可能的,這就是中國這四十年的變化,太多的數據能為你解讀中國的城市化,我在這里只大家講一個非常典型的案例:


1987年的時候,作為國社新華社記者的我接到一個請柬,霍英東先生邀請我去中國第一家五星級酒店——白天鵝出席宴會,我非常興奮,終于可以去五星級酒店了。說來也荒唐,堂堂的國社記者居然沒去過五星級酒店。我當時的工資是80塊一個月,除了吃飯所剩無幾。我在新華社的一個閣樓里面住了三年,那才真叫家徒四壁,上無片瓦,下無立錐之地。周圍還住著好幾個人,晚上有什么動靜聽的一清二楚,所以說“隱私”這個詞啊,是給有條件的人的,有財富的才能有隱私,才有尊嚴。


國社記者受邀去白天鵝,怎么去呢?打車沒有錢,走路又太遠,只好騎著我的自行車去了。大家知道7、8月份的廣州簡直熱的要命,我哪里有西裝領帶,穿個涼鞋、短褲、背心,騎著自行車去了,一路問人,騎了一個多小時才到。


當時的我蓬頭垢面,滿身大汗,到了大門口,保安說衣冠不整,恕不接待。我說我是貴賓,保安說:“貴賓哪有你這個樣子?穿個短褲,涼鞋來的。”我把請柬拿出來,保安一看果然是霍英東先生簽署的,只好非常滑稽的,極不愿意地讓我進去了。


一進去這下壞嘍,空氣從38度變成了16度,凍得我渾身雞皮疙瘩,這個時候我才發現什么叫衣冠楚楚,第一次知道什么叫party,期間我遇到了不少港商,大使,還有很多美女,這時候自助Party開始了,大家互相走動交流,我也站起來去拿酒端菜,但是一手拿紅酒、一手端菜,采訪包放哪里呢?我只能急中生智把包夾在胯底下(全場大笑),像鵝一樣挪動著步子。現在回想起來比憨豆先生滑稽十倍百倍,電影都編不出來這么滑稽的場面。這就是當時的中國,這就是改革開放沖擊下我們所經歷的真實故事。


這樣的故事很多,如今體面的、有尊嚴的、得體的生活,對于今天的中華民族來說已經不再遙遙無期,這就是四十年來潛移默化中我們的改變。


再談談初步現代化。如果沒出國的朋友,可能感受不深,到美國、歐洲全世界去走走,你們會發現自己真的是從現代化國家過來的人,我春節在美國和墨西哥待了20多天,回來以后最大的感受,中國的便捷性遠超美國。電子支付、快遞物流、手機信號,還有包括高速公路、鐵路、飛機,中國真的不落后于人。所以不去不知道,一去嚇一跳,中國的初步現代化進程,確實是拜這40年之所賜。


大家可以看看圖片上的這些數據。1978年這四個經濟體的比較,美國2.35萬億美金,歐盟就是2.17萬億,日本0.99萬億,中國0.2億,連別人的零頭都趕不上。如今2017年,美國18.6萬億,歐盟12.2萬億,日本4.1萬億,中國12.2萬億。我們從原來的微不足道,到今天和歐洲所有的發達國家加起來是一樣的,目前是日本的三倍,而且接近了美國,這就是這40年中國的天翻地覆之變,這就是每個人獲得感和幸福感的來源(全場鼓掌)。


回過頭看,所謂的“改革開放”,其實真的就是出于常識,出于對人民的一種悲憫之心,出于為人民服務這個簡單的道理,最后做成了驚天動地的事業,找到了整個中國的發展之路。 可以用四句話來總結改革開放的前三十五年,“逼出來的改革,摸出來的市場,放出來的活力,干出來的奇跡”,這幾句話也是那個偉大時代的注腳。


“三個重建”改變中國


經濟發展到這個地步,我們應該彈冠相慶、皆大歡喜了嗎?顯然并不到時候,從1978年改革開放到2013年的三十多年,是“大破”的年代,經濟上破掉了“計劃經濟”,思想上也破掉了禁錮,但是整個社會的道德水準卻在滑坡,生態環境也是大規模破壞。


過去的三十年里,只講目的不論手段,發展就是硬道理。鼓勵的就是敢沖、敢想、敢變通,為了GDP不擇一切手段,升起來的就是太陽。所以在官場上導致了這樣的現象:不管這個官員水平高不高,操守如何,只要他能抓經濟就行。從省到市到縣出現許多公司化的運作,一些書記行使董事長一樣的職權,許多市長干的是總經理一樣的工作,經濟上粗放式發展,表面上可以說是“打雞血的風流”,看上去很美。


在這種風氣影響之下,很多投機者都成了高官或富翁。這三十年甚至有一種潛規則在江湖上傳得很廣,叫做“坦白從寬,牢底坐穿;抗拒從嚴,回家過年”。

但是這樣的發展是不可持續的,也是注定不會長久的,就像小商販市場,乍看人來人往,再細看污泥濁水遍地,多少人都覺得積重難返,一邊罵腐敗、一邊投奔腐敗,一邊罵著道德淪喪、一邊昧著良心做事,整個中國就像是一個泥足巨人。


其實早在四年前,我就寫了一篇文章,叫《“三個重建”將改變中國未來》,點擊量足有百萬+,甚至被收錄到了百度百科里面,可惜被剽竊的次數也是數不勝數。

其實習近平主席的思路非常清晰,他的使命就是啃硬骨頭,做前人沒做成的事情。而這就需要極其偉大的抱負和決心, “大破”的時代已經過去,“大立”的時代正在到來。中國通過打虎拍蠅、刮骨療傷、全面深化改革等措施開始整治社會毒瘤與潛規則,重建國家規則和秩序,我個人把這五年總結為三個重建:


第一個秩序重建。原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貪腐問題之嚴重,說是千瘡百孔都不為過,現在這個時代結束了,中央樹立權威,官場風氣徹底改變,就是要做到令行禁止,這五年已經看得很清楚了。


第二個文化重建。尊老愛幼、忠孝節義、禮義廉恥,這些傳統的價值觀要重新提倡,必須要對得起天地良心,然后我們才能可持續。殺雞取卵、不擇手段,這個民族是沒有救的,一定要建規矩,立章法。


第三個是生態重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保護環境之前喊了多少年,基本看不到成效,這五年以來,力度之大,小作坊小礦山說關就關,說整頓就整頓,不管觸動誰的奶酪,一查到底。


過去五年的一系列改變都可以歸功于這三個重建。因此,在回首四十年的時候,過去的前三十五年和后五年不能一概而論,兩個階段截然不同。但無論哪個階段,其實都是在做準備,就相當于我們登珠穆朗瑪峰一樣,馬上就要到登頂的時候了,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喜馬拉雅山脈的崛起,必然伴隨著成都平原和印度次大陸的形成。讓我們“開眼向洋看世界”,看看外面怎么樣了。


躲不掉的攤牌


中華民族當前面臨的國際形勢前所未有的嚴峻,而且會越來越惡劣。中國這頭雄獅已經出籠,在全世界不斷的播撒著自己的影響力。以中美為首的兩大巨頭一定會面臨躲不掉的攤牌,西方思維與東方邏輯之爭已成為世界性的戰略對峙格局。


我們先來看特朗普手中的美國。特朗普是一個非常好出風頭的人,智商也很高,但他的本質是個商人,性格非常堅強,出招非常詭異,做事非常任性,不可掌握。但是不管他怎么出招,有一點是確切無疑的,就是堅定他競選時的宣言“美國優先,美國第一,美國再次偉大,說到做到。”


現在美國的決策者已經認定中國不是同盟,也不是伙伴,而是敵人,是最大的競爭對手、戰略對手,潛臺詞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圍繞這個判斷,美國將會有一系列的政策出臺。


美國有三張牌可以打。第一張牌是貿易牌,現在已經打出來了,關稅大戰即將打響,我們不能低估特朗普的沖動性和冒險性;第二張牌是恐嚇牌,美國掌握著世界上最強大的軍事力量,尤其是可以利用地緣政治來封鎖中國,原來一直捏而不打的臺灣問題,現在也開始劍拔弩張;第三張牌也是最難防范的,就是引誘牌,現在的很多年輕人把美國當成民主自由的象征,什么所謂的燈塔國,這對于中國發展來說是致命性的問題,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國不以山溪之險,如果我們的年輕人都向往美國,自我否定,覺得外國的空氣都是甜的,那我們還憑什么競爭?


上面這三張牌背后其實就是所謂的“美國優先”思維。原來中國在經濟上無足輕重,軍事上二流國家,政治上毫無影響,我們可以借此藏拙,以韜光養晦。美國長期以來也保持著樂觀的態度,試圖改造中國。然而如今,我們不僅沒有走上美國預設的道路,還在經濟、政治和價值觀上都和美國形成了兩分天下的局面。修昔底德的陷阱不一定是戰爭,但是一定會有新的表現方式。中美狹路相逢,這不僅是商人總統特朗普的判斷,今天更成為了美國朝野上下的共識。


在這樣紛亂的局面下,我們的“一帶一路”倡議和“中國夢”要怎么玩?中國不可能不發展,但發展難免會動別人的奶酪,因此碰撞和摩擦是肯定的,攤牌也是躲不掉的。該來的終究會來,在事關中華民族核心利益的問題面前,無論是貿易戰還是臺灣問題,我們一步都不可能退讓。


說完美國,大家再看看歐盟,多少年來歐盟都以德國、法國、英國這三駕馬車為代表,跟中國都是生意優先,為了生意,其他東西都可以妥協,包括意識形態。

但現在不同了,德國現任的外交部長多次公開站出來指責中國,而且整個歐洲開始對中國的資本進行打壓,原來對于“一帶一路”還持積極態度,現在大多開始持消極態度了,將“一帶一路”視為對歐洲的威脅,甚至稱中國和俄羅斯正試圖“試探和破壞”西方自由主義的世界秩序。


我去過印度兩次,最近還看了幾部印度電影,《神秘巨星》、《摔跤吧!爸爸》、《小蘿莉和她的猴神大叔》,拍得非常好,電影展現了非常純粹的真善美,這是全人類共通的東西,我們不僅僅需要《戰狼2》、《紅海行動》熱血沸騰的電影,也需要溫情和回歸人性的影視文化,這才是人類命運共同體要承載的內核。

中國和印度都有著悠久的文化,也有互相交流的傳統。但是非常遺憾,印度的精英和政治界一直把中國當成敵人,就相當于一些窮人,看到隔壁鄰居發財后受不了,恨不得給你一棒子,然后打土豪分田地,這就是印度今天和中國的一種關系,去年的洞朗之爭已經很典型了,這是個大問題。


再來看朝鮮半島局勢,去年一年半島的形勢幾度惡化又幾度緩和,但是不言而喻,當朝美直接對話,朝鮮問題脫離中國的掌控,中國的外部環境將會發生深刻的變化。


還有南海問題和臺灣問題,整個印太環境都相當惡劣,但其實根源還在中美攤牌上面,在臺灣問題上美國已經徹底越界,而且馬上還會有一系列的組合拳打出來,說是圍追堵截毫不過分。最為嚴峻的國際形勢即將到來!


高天滾滾寒流急,但是我們有足夠的定力和信心。為什么?中國的外交史上曾經出現過幾個大事。1996年李登輝上臺提出來“一邊一國”,那時我們的領導人真是鐵了心,大軍壓境,甚至在臺灣海峽試射導彈,而李登輝站在臺灣毫不畏懼說了一句話,空包彈,假的,別怕。果然后來發現真的是空包彈,別人根本不怕你。

到了2000年左右,美國欺負我們簡直欺負到家了,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中國新華社記者和一些外交人員犧牲,中國老百姓上街在美國駐中國大使館前示威,示威有什么用呢?淚水換不來憐憫,弱國永遠無外交。


而今天面對這么一個強大的中國,任何一個大國想攤牌,要想用武力來威脅,都要三思而后行。要不要打?能不能打?能不能承受得起圖窮匕首見的代價,就算是美國也要掂量掂量。(全場鼓掌)


登頂前的準備


縱看四十年,橫看五大洲。我們再回首五年前的那段達芬奇密碼,才能看出強筋健體、刮骨療毒的必要性。當時的中國是典型的泥足巨人,不堪一擊。幸好我們提前做了五年準備,在這場賭國運的博弈中搶占了先機。


毋庸諱言,高度集權化確實使很多人,尤其是知識分子感到難以接受,認為“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收到了鉗制。然而我們更應該看到的是,如今大戰之年已來,凜冬將至,如果沒有一個強有力的中央、核心,我們如何應對外來的挑戰?小道理要服從大邏輯。如今的中國相當于登頂珠穆朗瑪峰,已經到了最后100米,各種矛盾空前劇烈。要解決國際上的問題,首先必須強化鞏固中國自身,所以攘外必先安內,要大破大立。歸結起來就是重建新的生態文明。


新的生態文明我概括成三點:第一個新的政商關系,第二個新的市場動力,第三個新的經濟代表登場。


這20多年來我接觸過很多企業,那時候做生意其實非常簡單,只要處理好頂層關系就好了。王健林喊出了“親近政府,遠離政治”的口號,這句話的潛臺詞其實很簡單,我幫你投資、蓋房、拉動GDP,通過城市綜合體,萬達廣場,通過大規模的開發,幫助你扶搖直上;你給我最好的政策,給最優質的土地,給銀行幾百上千億的貸款,最后你升官,我發財,皆大歡喜。這就是萬達之路。


這種模式還算良性的,有些惡性的例子,比如廣東一些老板,他們跟我講生意其實很簡單“種地不如種廠,種廠不如種房,種房不如種人”。很多老板20、30年前就深諳這個道理,開始“種人”(注:大致為培植之意)。幾位曾任廣東團省委書記的省部級大員仕途折戟,這些人為什么倒臺?都是在十年前、二十年前被很多老板先“種上”了,那時候就是這么一種生態。


12年以后的我們的一大任務,就要重建新的政商關系,很多人當初都不相信能做到。如今五年過后,整個政商關系風清氣正,一個新的時代展現在眼前。5年就已經達到了這個效果,如果再過5年甚至10年,政商關系肯定還要發生深刻的變化。


除政商關系之外,中國的新舊經濟動能也在轉變。新動能這個詞連續三年出現在政府工作報告里,從數量的增長變成質量的提高,而這個判斷的經濟學支撐是什么呢?中國的恩格爾系數已經不到30%,就是說我們可以用30%就可以解決基本的生活,剩下的70%就是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所以現代服務業將是一個巨大的市場。


市場動力將會發生深刻的變化。大家一直都在問,深圳的經濟為什么發展得這么強勁?超過了香港。廣東的經濟為什么這么強勁?超過了臺灣,馬上超韓國。深圳上萬億的兩家明星企業,中國平安是現代服務業,市值兩萬億的騰訊是現代服務業,馬化騰已經成了亞洲首富,為什么?就因為中國七億的網上消費者。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中,出口拉動8%,投資拉動20%,超過70%是消費拉動。無論你同不同意,有沒有做好準備,新時代真的到來了。下一步整個社會將發生深刻的變化,現代服務業、內容產業、文旅康養、生命質量的提高將會是一個巨大的市場。


新動能的直接體現,就是新經濟的代表登場。這次兩會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很多傳統經濟的人退場,新經濟領域除楊元慶、馬化騰、李彥宏、雷軍等繼續參會以外,還有劉強東、王小川、周鴻祎、丁磊、姚勁波、朱明躍等一批新面孔。今年雖然還是房地產領域占比最多,但是風向已經轉了。舞臺一變,明星就變了,新的弄潮兒將粉墨登場。


大家看看這就是新經濟的玩法,人工智能、大灣區、區塊鏈、云計算、去產能,這都是我們下一步要關注的東西,也都是我們下午的咨詢環節和明天的沙龍要回答的問題。


春江水暖誰先知


春江水暖鴨先知。作為一家智庫,我們給自己的定位就是三句話:變壓器、孵化器、加速器。


什么叫變壓器?不管怎么樣,企業家往前走肯定要跟政府合作,但是怎么產生一種極其良性健康的關系,這是一個大學問。這20多年來我幫助了很多政府,比如當年栗戰書同志和汪洋同志在他們主政一方的時候,都請過智綱智庫,我都跟他們進行過深度合作。通過和這些人的合作,我對中國充滿信心,我知道中國這批新生代的領導人絕對是具有新思想的,他們可以拋開體制到市場上去采購思想、采購解決方案,這就是他們在十年前、二十年前就敢做的事,他們到了最高層以后,這種視野將會大有裨益。


智綱智庫還是預警機,如果我們對形勢不了解,就沒法幫助別人。大家看看這兩張照片,這是香港巨賈霍英東先生,廣州的白天鵝賓館、中國的第一個高爾夫球場中山溫泉高爾夫球場都是他建的,通過他中國向全世界釋放了改革開放的強勁信號,這張照片就是20多年前我采訪霍英東先生時的合影。


那一天我跟著霍英東從白天鵝出發,去了番禺的南沙,那時候沒有虎門大橋,站在南沙這片荒蕪的地方,霍英東神采飛揚地告訴我,南沙是整個珠江三角洲的“肚臍眼”。這個地方如果是打下一根樁,未來十年、二十年就是香港的中環,對于珠三角的意義非同一般。霍英東先生文化雖然不高,話也不多,但他說到的其實就是今天的“大灣區”思想。30年過去了,霍老先生已經乘鶴西去,他的兒子霍震霆通過港澳工委又找到我們了,我們的團隊目前正在幫助霍震霆解決南沙的問題。一個歷史的輪回,反映出的是智綱智庫的積淀。


古云:“大道廢,有仁義。慧智出,有大偽”,凡遇到大的變革時代,新思想和新智慧都會頻出,春江水暖鴨先知,智綱智庫絕非坐而論道的理論家,而是行而論道的探索者。今天我來講講我們正在參與的一些項目,大家通過這些項目就可以知道明天的中國,亮點、熱點在哪里。


第一個叫土地之變。1998年朱镕基在任的時候宣布了一項改革,就是土地和房地產的市場化,房地產從此大張旗鼓地走向前臺、走向市場。20年下來,它推動了中國的城鎮化奇跡般的發展和建設,催生了一大批超級富豪,但在這片繁榮的背后,隱藏了非常嚴重的問題。


1、房子成了資本和金融的附庸,炒房層出不窮,房價遠超中國的平均工資水平;
2、不受社會所待見房地產商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3、潛伏了巨大的泡沫危機;


在“房住不炒”,建立“多主體供給、多渠道保障、租購并舉”的住房制度的總基調下,房地產從金融屬性時代回歸到居住屬性時代,房地產住宅市場的產品結構也隨之發生變化,未來將形成“163”住宅產品格局,即“10%為租賃型住宅,60%為自住型住宅,也就是建設公屋,30%為商品型住宅”。同時,土地市場也將發生變化,政府將不再是土地供應唯一來源,農村集體建設土地將成為居住用地的新補充。


全國擬定了一批試點來探索新的土改模式,北京大興是其中一個,而大興找到了我們。現在由我們智綱智庫北京中心正在做,因為這個項目比較龐雜,要想具體了解的朋友們,可以下午或者明天去跟他們談。


土地巨變,影響最深的就是房地產商,誰能成龍上天,誰會被洗牌?這就是明天的故事。我們準備好沒有?


現在很多房地產老板,還在拼命地搶奪勝利果實,還想做全球最大、宇宙最大,但是玩法已經變了,這是大興土改背后的意義。


第二個變化,城市之變。大家看一看,這個照片是石家莊市長來北京拜訪智綱智庫,雄安新區可謂是攜舉國之力打造,跟當初的深圳、浦東的開發方式完全不一樣,按照千年大計來運作,很多新興產業如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等全部進入。在這種背景下面,石家莊怎么辦?現在我們剛剛把這個方案完成,就叫做“雄安千年大計,石家莊百年機遇”,有關雄安新區的問題,可以下午讓團隊仔細講解一下。


還有一個就是重慶九龍坡區,也是重慶市高新開發區,這是重慶最珍貴的地方。我們動手也很早,國家人工智能戰略提出來之前,2017年初九龍坡區政府就來找到我們,現在已經開始謀篇布局,提出“打造中國首座人工智能城市”,對城市進行升級換代,對產能進行轉換,然后推動它的發展,我們幫助它整合了很多全局性的資源,包括美國、日本很多高新技術的資源都會進入這個地方,這是明天的玩法。


還有交通之變。這里講兩個項目,一個是安順國家路游公園,昨天晚上它已經做了一次亮相。大家都知道安順是世界著名的黃果樹瀑布所在地,是最富傳奇的龍宮所在地,也是整個中國屯堡文化的聚集地,這個地方每年的游客量兩三千萬,從廣州三個小時抵達,但是之前的旅游只是觀光游,他們也希望通過云計算、大數據、大交通的改建,打造一個目的地游,所以現在我們幫他們打造,整個方案已經出來了,打造中國首家路游公園,讓人們在一條公路上,三天、五天、十天、半個月,把整個安順的美景和民族風情全部體驗,這也是交通發展帶來的新型旅游模式。


還有河南的延津,這里多說幾句,中國有句古話,叫逐鹿中原,原話怎么說呢?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中原這個地方是兵家必爭之地,也是中國的人文始祖、精神源頭。“關關雎鳩,在河之州,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幾乎大部分《詩經》中描述的場景都是河南。還有天干地支,二十四節氣,整個中國的農耕文明幾乎都來自于中原。


但是近代以來河南顯得有些灰頭土臉,以鄭州為例,鄭州就是一座火車拖來的城市。隨著飛機的普及,鄭州有些落寞了,現在伴隨高鐵的大規模發展,鄭州作為九省通衢的咽喉要地,戰略價值和地位又體現出來,很多企業為了追求便利,降低物流成本,都在紛紛搶灘中原。


而伴隨鄭州的崛起,黃河以北的延津價值就出來了。延津是中國的農業大縣,它的小麥是全球最好的,茅臺在這里有專門的生產基地。今天的延津我們正在幫助他們做一個新的鄉村振興戰略,我相信下一步延津肯定在中原會走出一條全新的道路出來。


還有一個就是今天上午大家看到的演出,夜郎遺珠、有機錦屏。大家都知道我是貴州人,記得我1978年考上大學,第一次走出貴州的時候,全班同學互相介紹,來了23個省市的同學,北京、上海都有,講到別的地方,大家互相寒暄下,講到貴州,別人都問“貴州在哪?是貴陽省還是貴州市?你是苗族還是侗族還是什么族?”當時人們對貴州簡直是渾然不知,只差沒問我長沒長尾巴了。


然而現在的貴州可不同以往了,天上大數據,地上大旅游,政策上大扶貧,可以說貴州是中國這盤大棋的“棋眼”。今天我們要講的 “夜郎遺珠,有機錦屏”,就是大扶貧的精彩案例。


夜郎國究竟在哪里,到現在一直在爭論,夜郎的確存在過,至于具體在哪其實無所謂。關鍵是夜郎文化、夜郎精氣神。錦屏是貴州最欠發達的一個地方,在黔東南清水江邊,正是由于避過了上一輪發展浪潮,所以它保留了幾百年來非常純樸的文化和天人合一的生活方式,還有木商文化留下來的千年契約文書。


下一步錦屏要向整個世人推出來一個濃縮版的,能夠代表貴州精華的夜郎遺珠,給大家展現一種風清氣朗、純凈安然的生活,我們把它叫做“有機生活”,所以叫“夜郎遺珠,有機錦屏”。 這也就解決了扶貧上的一個大問題:我們究竟是輸血還是造血?一定要找到內生的發展動力。


講完這個,最后我們再講講“走出去和請進來”,大家都知道“一帶一路“和”中國夢”是一體兩翼。“一帶一路”怎么玩?我們有幸做為一個智庫深度地參與其中。

舉兩個典型的案例,一個就是斯里蘭卡,斯里蘭卡在印度洋和太平洋的過渡地帶,被稱為佛祖的淚珠,戰略意義非同一般,。中交集團在這里建設了科倫坡港,習近平主席親自去剪彩,現在這個項目遇到了很多困難,主要是印度和中國背后的角力,我的團隊去了三次,我也去了兩次。跟斯里蘭卡的各個方面都交流過,發現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原來我們的央企出去,只是把項目當成一個基建工程,其實當它成為中國戰略“一帶一路”的時候,遠遠不是那么簡單,就像一個貧窮偏僻的小山村,突然來了個掛金鏈子的有錢人和周邊格格不入,一定會面臨非常多的困難。所以頂層設計非同一般,在走出去的路上,策劃比規劃更加重要。


跟他們形成鮮明對比的,我們還有一個項目就在老撾,叫中老磨憨-磨丁經濟合作區,是一個民營企業在做。這個老板當初就是五六千萬身家,一會兒跑北京想做投資,一會兒到上海,最后發現根本沒機會,甚至連昆明都沒有他的空間。后來我嚴肅地告訴他,你就不要亂跑,就在西雙版納深耕。最后幫助他在西雙版納打造了告莊西雙景的項目,現在成了全云南最火爆的景點,一到過節就人滿為患。如今他開始在老撾打造一個相當于深圳特區的項目,我們的團隊也已經跟進。這個項目成了“一帶一路”上民營企業走通的一個成功樣板。


走出去的路,肯定會遇到很多困難,但是這個路非走不可,我們從央企到民企兩邊的探索,總結了很多經驗和教訓,我相信對于下一步的發展將會有巨大的意義。也許到合適的時候,我們可能會專門就“一帶一路”開一個論壇,我前幾天跟保利老大也見了面,她對于我們的項目非常感興趣,很多央企下一步可能都會積極地介入和參加這樣的項目。


上面說的是走出去,我們再看看請進來,我把它稱作“新谷現象”,就是跨境孵化。成都新谷是中國的民營企業做孵化器中的老大,更關鍵的是他現在走通了一條新路,直接跨境美國,成立一個中美中心,把美國很多高新技術整合到中國來,也正在和智綱智庫進行積極地合作。


不管特朗普怎么封鎖中國,市場是沒有邊界的,美國新的科技發明要想獲得巨大的市場效應,只有到中國。特斯拉汽車,區塊鏈,生命科技,還有包括下一步的5G時代,信息產業等等都不例外,就相當于你有可口可樂的原漿,但是我有可口可樂的市場,你的原漿要掙錢,必須拿到中國來,兌中國的水才能賣得出去。而新谷就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把優質資源整合到中國來。



禮運大同,天下為公


今天我們回溯歷史,撇掉了很多眼前枝枝蔓蔓的事情,最后還是要從大歷史的角度來梳理中國的發展路徑。


講到這兒,我想到毛澤東寫的一首詞,“往事越千年,魏武揮鞭,東臨碣石有遺篇。蕭瑟秋風今又是,換了人間。”一個偉大的政治人物看問題絕非眼前。如果回首千年,我們會發現,老祖宗對幸福的追求,對社會發展進程的思考,其實早在《禮運.大同篇》里面就有寫到:


這就是中華民族的至高追求,是中國的文化精髓,也是中華崛起的精神源頭和哲學源頭。亞里士多德講學的時候,孔子、老子也在黃河邊上講學,西方有柏拉圖學園,中國有孔子三千門徒。東西方兩條文明都創造了各自的輝煌與偉大,都值得彼此尊重。


兩三千年前,先賢就已經為我們描繪大同世界的理想。到了近代,孫中山先生把這個理想稱為“天下為公”,到了鄧公,我們是“為實現小康而努力”,今天到了習近平主席手里,可以說是從“小康到大同”的關鍵一躍,就如同房屋封頂,大橋合攏,垂手可執。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已經走到了最后一步,在這樣的大趨勢下,誰也無法阻擋。


當我們重建整個中國的政治、文化、社會、經濟生態后,社會正走向風清氣正。真正實現“壯有所用,老有所養”,草根們都能夠充分地釋放自己的才能和活力。我相信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就將在我們這代人的手里完成,歷史將會在我們面前爆炸。謝謝大家!(完)


主辦單位:智綱智庫
承辦單位:智綱會
協辦單位:廣東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
支持單位:貴州省錦屏縣人民政府、貴州省安順市人民政府、重慶市九龍坡區人民政府、重慶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管理委員會、河南省延津縣人民政府、成都新谷投資集團
合作單位:樂途旅游網、中山中正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北京清博大數據科技有限公司、大可如一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直播支持:新浪直播、看了嗎
草根大會——獻給不忘初心的開拓者
更多2018草根大會現場精彩內容
敬請期待!
琼崖海南麻将 广东快乐十分快开奖记录 秒速赛计划网页 白小姐四不像的图 3d两码历史最大遗漏表 腾讯三张牌炸金花下载 腾讯欢乐麻将作弊器 vr赛设备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福建快三形态走势图 十三水又叫什么